搜2021年马会免费资料 > 德育之窗 > 德育动态 > 姝f枃

现场 数百人堵门维权,蛋壳房东和租户“排号”讨说法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12-19 15:35

 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杨琳

  北京报道11月17日,蛋壳公寓北京总部门口,由数百名业主和租户组成的维权队伍排了百米长。 他们要排队拿号码牌,和蛋壳讨要说法。 他们之中,房东拿不到租金,租户被扫地出门是很多人的常态。 从年初在美上市,到现在被堵门维权,蛋壳的高光时刻维持了不到一年。

   高管被查、拖欠工程款、拖欠员工工资,一系列风波让蛋壳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。 之前一天,蛋壳又被传出或将宣布破产的消息,即使公司辟谣没有破产、不会跑路,但仍然难以阻挡外界对其未来信心的日渐消磨。

   合作商、房东、租户轮番上门把房交给蛋壳本来是为了省心,结果变成糟心了。 家住西城的业主刘军说。

   为了和蛋壳解约,他特意和公司请了假,一大早来排队。

   据他介绍,蛋壳应该在10月11号付给他3个月共18000元的房租,但到目前为止,只给了一个月的租金,还有12000元没给。

   他说,除了这12000元,还有从11月12日到17日的1200元房租也没给,另外,从去年11月把房子租给蛋壳计算,蛋壳拖欠的电费也已经达到了1800元。

   刘军说,蛋壳未按时给他租金,根据合同,他有权要求蛋壳赔偿他12000元共两个月的租金作为赔偿金。

   但是,蛋壳的回复不能令他满意。 昨天跟蛋壳谈,蛋壳的表态就是没钱给。

   最开始租给蛋壳的时候,蛋壳给了我3个月的租金和6000元作为押金,他们把这6000元押金留给我了,但是赔偿金和拖欠租金和电费,就爱咋地咋地了,反正没钱。 另一位业主李建说,蛋壳本应在11月8日付给他7000元的房租,到现在一直没给。

   客服热线打不通,之前和我联系的工作人员已经把我微信拉黑了,手机也停机了。 实际上,蛋壳的欠款风波已持续至少一个多月。

   上个月来找蛋壳讨要工程款的华冰和田伟也一直关注着蛋壳的动态。 他们都是蛋壳的合作商,负责蛋壳的装修业务。

   此前,华冰说,蛋壳工欠了他和他所在的装修公司共1400万的工程款,10月15日时蛋壳承诺3天之内给出付款具体方案,但至今都没给。

   而田伟为了拿回500多万的工程款,已经在北京待了一个月。

   最近几天,他已经没有再去蛋壳门口堵门。

   我这几天没去,去了也没用。

   田伟说。 租户搬了家,还要继续给蛋壳交租?今年刚毕业的夏梦在11月16日收到了房东的通知,她需要在7天之内搬走。

   同样被迫搬家的还有租户何林,前天下班时他才发现,房东已经把锁换了。 房东已经好几个月没收到租金了,他给我的期限是周五,如果我还继续住的话,就要我单独把钱给他。 不过,与被迫搬家相比,他们更不能接受的是,就算自己搬了家,还要继续给蛋壳交租。 这源于蛋壳备受争议的房租支付方式,即租金贷。

   租户与蛋壳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时,部分租户会签订租金贷合同,合作银行微众银行一次性把钱打给蛋壳,租客每月偿还银行贷款。

   这种模式相当于年付,租客则需要分期还贷。

   现在的情况是,租户即使从蛋壳搬走,但银行的钱很可能还要照扣。

   11月17日本是夏梦还款交租的日子,她已经提前把银行卡里的钱划走,当天,她没有支付下个月的房租。

   我不交,我都马上要搬出来了,我为啥要交?他们现在担心的是,是否会出现没有办法解除租金贷的情况。 夏梦介绍,她的一位同样在蛋壳租房的朋友向微众银行咨询此事。

   客服称,蛋壳需要先和银行做贷款结清的处理,微众才能停止向客户扣款。

   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,蛋壳选择租金贷的租户比例达到%。

   目前,身陷资金危机的蛋壳是否有能力和银行结清贷款,还是未知。

   蛋壳目前的处境也引来了微众银行的重视。 11月16日,微众银行发布公告称,针对已被迫搬离的租户,微众银行将尽快核实确认,协助解決租赁纠纷,就贷款事宜做出适当安排,尽量保护租户利益。 至少在2021年3月31号前,租户征信将不受影响。 但微众银行的公告只能暂时缓解租户的的担忧。

   夏梦提出了疑问,公告写明到明年3月份不会影响征信,但没说这钱不用交了,如果到时要我把没有交的钱全补上,那又是一大笔钱啊!蛋壳的未来,谁来接盘?危机也在影响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。

   今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()在纽交所上市,股价一度涨至美元/股。

   截至11月16日,其股价已跌至美元/股。 不过,仅隔一天,蛋壳股价突现暴涨。 11月17日,蛋壳公寓报价为美元/股,较前一交易日涨幅达到%,最新总市值为亿美元,仅为上市时亿美元总市值的16%。 有传言称,蛋壳公寓将被房产经纪企业我爱我家接盘。

   但该消息尚未被证实。

   与蛋壳传出绯闻的还有建行以及长租公寓自如。 据界面新闻报道,北京政府相关部门有撮合建行援助蛋壳的意向,蛋壳也找过自如寻求自救,但未能成行,或与其庞大的亏损有关。

   蛋壳的财务状况的确不乐观。 根据财报,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,并且亏损幅度在不断上升。 2017至2019年,蛋壳公寓营收分别为亿元、亿元、亿元;亏损分别为亿元、亿元、亿元;总负债为亿元、亿元、亿元。 今年一季度,公司公司营收亿元,净亏损亿元,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提升为%。 一位自称在长租公寓行业工作超10年的业内人士称,由于以前同行竞争收房,蛋壳一直用比同行更高的市场价收房。 自疫情以来,来一线城市务工的人员大幅度减少,全国房管代理业务损失惨重。

   蛋壳面临窘境:一边是高空置率、收不上租金,一边还要给业主远高于市场价的租金,再加上之前的高息融资,公司运营情况可想而知。 有分析人士直言,对于接盘者来说,接手蛋壳公寓相当于接下了一个债务包。 如果要融资,风口已经过去,行业又不断爆雷,投资方对其盈利点缺乏信心。

   蛋壳未来走向如何,只能待时间揭开。

   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刘军、李建、华冰、田伟、夏梦、何林均为化名)责编

  杨百会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我校开展“校园之星”评选活动
下一篇:乐信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32亿元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